超级彩票助手

18947260627

包頭法律咨詢

專業領域

聯系我們

內蒙古孚本律師事務所

電話:0472-6166321

手機:18947260627

地址:包頭市昆都侖區恩和小區底店

網址 :   catchlook.com 


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例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名師團隊 >> 經典案例

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例


  • 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例

  • 詳細介紹

  宋增軍、成鳳英等與呼和浩特鐵路局包頭車務段、成衛國等財產損害賠償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

  

  上訴人(一審原告):宋增軍,男,1953年5月4日出生,漢族,個體,住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

  

  上訴人(一審原告):成鳳英,女,1958年7月23日出生,漢族,工商銀行職工,住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

  

  以上二上訴人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董國勝,內蒙古彥坤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呼和浩特鐵路局包頭車務段,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東河區南門外3號街坊。

  

  負責人:陳波,段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春柱,該車務段辦公室主任。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文,內蒙古鐵恒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成衛國,男,1951年11月27日出生,漢族,個體,住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

  

  一審被告:蒙冀鐵路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新城區北垣街32號。

  

  法定代表人:王連春,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任躍平,該公司副指揮長。

  

  一審原告:宋振福,男,1946年7月17日出生,漢族,農民,住河北省定州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文彪,男,1946年9月25日出生,漢族,住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

  

  案件概述

  

  上訴人宋增軍、成鳳英因與被上訴人呼和浩特鐵路局包頭車務段(簡稱包頭車務段)、成衛國、一審被告蒙冀鐵路有限責任公司(簡稱蒙冀鐵路公司)、一審原告宋振福財產損害賠償糾紛一案,不服呼和浩特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16)內71民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于2016年9月18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成鳳英及其與上訴人宋增軍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董國勝、被上訴人包頭車務段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春柱、被上訴人成衛國、一審被告蒙冀鐵路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任躍平、一審原告宋振福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楊文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宋增軍、成鳳英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宋增軍、成鳳英的訴訟請求。由被上訴人承擔全部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一、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原審判決所認定的事實中缺失了最重要的事實。原審庭審中作為最重要的證據就是成衛國在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調解之后收取款項之后出具的收條(退股款),該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成衛國收取款項之后,原先歸屬于其名下的所有合伙組織房屋的權利全部歸屬于宋增軍、成鳳英,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本案爭議的房屋和鐵路專用線,正是因為本案中爭議的包頭車務段違法拆遷的房屋造成了宋增軍、成鳳英無法經營鐵路專用線,進而造成了宋增軍、成鳳英的巨額損失。其次,原審判決既說明了宋增軍、成鳳英提交了證據,又說明宋增軍。成鳳英沒有舉出相關證據,屬于認定事實自相矛盾。所以原審判決對本案爭議房屋的權利主體的認定是完全錯誤的,進而判決駁回原審訴訟請求也是錯誤的。二、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成衛國與包頭車務段的協議是在包頭鐵路運輸法院調解時達成,但是該調解協議已經被呼和浩特鐵路運輸法院撤銷,并且在包鐵車務段進行違法拆遷之前,宋增軍、成鳳英和成衛國之間就被拆遷房屋己經經過包頭市九原區人民法院審理,確認了房屋是合伙組織共有,同時宋增軍、成鳳英也申請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涉案房屋進行了財產保全,以上事實完全可以證明,成衛國對爭議的房屋沒有單獨的權利與任何單獨簽訂協議的權利,所簽訂的任何的協議也是無效違法的。在成衛國所實施的行為無效的情形下,原審判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九條一款、第四十二條一款所作出的判決是錯誤的,所適用的法律與案件的事實是無法互相對應,因此其適用法律錯誤。三、原審判決審理程序違法。作為案件審理中最重要的過程就是制作庭審筆錄,并要求庭審參加人員簽字確認,但是原審審理結束之后,只有一頁的筆錄,所有的訴訟參加人只在該頁上簽字,庭審結束后宋增軍、成鳳英并未看到其他筆錄,作為定案最重要的筆錄,如果不經當事人閱讀并簽字確認,如何確定案件的事實,所以這樣的審理程序既嚴重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同時也無法證明案件的真實審理過程,屬于審理程序嚴重違法。

  

  被上訴人包頭車務段答辯稱:原審判決正確,請求維持一審判決,駁回上訴人的請求。

  

  被上訴人成衛國答辯稱:東興站鐵路站臺的歸屬問題沒有爭議,歸成衛國所有。之前調解時,150萬元已經包括了房本和站臺。法院在雙方達成的調解書中只明確成衛國將其名下外貿大院的九間房屋的九個房本過戶至宋增軍、成鳳英名下,不包括站臺庫房房本。宋增軍、成鳳英出具的兩張收條是成衛國在調解書生效同時執行調解書收到宋增軍、成鳳英128.1萬元調解款時出具的,成衛國實際收到款項與調解書150萬元相差的21.9萬元中包括成衛國就站臺對宋增軍、成鳳英做的補償。

  

  一審被告蒙冀鐵路公司述稱:我公司負責建設的集包第二雙線工程因占用既有鐵路用地需拆除的各種設施設備均由鐵路局確定權屬并負責拆遷,我公司依據有關政策,對拆除的設施設備給予鐵路局還建或補償。涉及東興站的拆遷,因包頭車務段既是該設施用地的權屬人,也是該站區所有貨運設施的管理人,因此由包頭車務段處理拆除和補償事宜是適當的。本案權屬確認問題應當由涉及權屬爭議的各方去解決,與建設項目和補償資金來源無關,我公司對合法產權人得到合理補償不持異議。本案與我公司無關,我公司不應參加本次訴訟。

  

  一審原告宋振福述稱:同意宋增軍、成鳳英的意見。

  

  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向呼和浩特市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起訴請求:包頭車務段將毀損的位于包頭市東興車站南側鐵路專用線及站臺、庫房、圍墻恢復原狀。請求判決成衛國、包頭車務段、蒙冀鐵路公司賠償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的經營損失880萬元(從2008年11月5日起至2011年9月4日止,損失金額為340萬元;從2011年9月5日起至2016年3月10日止,損失金額為540萬元);請求成衛國、包頭車務段、蒙冀鐵路公司判決給付價格鑒定費7000元;本案的訴訟費由成衛國、包頭車務段、蒙冀鐵路公司承擔。

  

  再審法院查明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對當事人二審爭議的事實,本院認定如下:2003年3月23日,宋增軍、成衛國代表其與成鳳英、宋振福四人合伙與案外人牛峰林簽訂了買賣房院補充協議書,約定購買牛峰林原伊盟外貿轉運站舊大院等事宜。其中包括本案爭議的站臺、庫房、房屋,約定辦理房產證及土地使用證等相關內容,在雙方簽訂的買賣房院補充協議中的第一條中明確記載“站臺房屋無土地使用證”,同時還約定房產證辦成成衛國的名字。2003年8月25日和2008年7月31日(后補辦)包頭市房產管理局填發的涉訴房屋所有權證,均載明房屋產權登記人為成衛國。2008年,包頭車務段與成衛國達成口頭協議,約定拆除爭議的站臺、庫房、房屋,補償成衛國26萬元。包頭車務段于2008年11月5日和2008年11月20日組織人員拆除東興車站庫房、站臺、房屋圍墻,遭到宋增軍、成鳳英等人阻攔。2008年12月東興車站的庫房、房屋、圍墻及部分站臺被拆除。2009年4月20日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與成衛國在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主持下,自愿達成調解協議,成衛國與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解除合伙關系,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一次性給付成衛國150萬元,成衛國在領取上述款項后配合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將原伊盟外貿大院內的九間房屋產權證過戶至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名下。2009年4月20日成衛國、崔榮華(成衛國之妻)出具收條:今收到1、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壹佰貳拾捌萬壹仟元整(退股款)。宋增軍、成衛國、成鳳英、宋振福四人購買伊盟外貿牛峰林大院的土地、房屋。原過戶到成衛國名下的房屋所有權證現歸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所有。成衛國退出股權及股份。同日,成衛國出具收條:今收到成鳳英、宋增軍、宋振福人民幣壹佰貳拾捌萬壹仟元正,(退股款)原房屋、土地、產權在成衛國名下的現歸成鳳英、宋增軍、宋振福所有,四人共同所購的房屋、土地全部結清,無任何遺留問題。2009年4月20日,宋增軍、成鳳英給成衛國的收條記載收到成衛國九間房房本。2009年4月23日為了把退伙款150萬元結清,成鳳英、宋增軍和成衛國、崔榮華就以前的債權債務進行清算,在包頭市東河區公證處進行公證,確定宋增軍、成鳳英給付成衛國、崔榮華退伙款128.1萬元。2012年9月17日包頭車務段與成衛國達成了庫房、站臺、房屋圍墻補償協議,根據協議,蒙冀鐵路公司一次性給予成衛國拆遷補償費130.5486萬元。

  

  另查明,2009年1月5日,包頭車務段向包頭鐵路運輸法院起訴成衛國,要求其停止侵權,返還土地使用權并承擔一切訴訟費用。2009年3月23日,包頭車務段與成衛國在包頭鐵路運輸法院的主持下達成調解協議并作出(2009)包鐵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成衛國返還鐵路用地及地上建筑物。包頭車務段補償成衛國26萬元。2009年5月11日,案外人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向呼和浩特鐵路運輸中級法院申請再審。2009年8月18日,呼和浩特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作出(2009)呼鐵民申字第4號裁定,指令包頭鐵路運輸法院再審。包頭鐵路運輸法院于2010年12月21日作出(2009)包鐵民再字第1號民事判決,其中載明“此房證(本案所涉東興車站《房屋使用權證》)在本院原審調解結案后,已作為舉證證據隨原審卷宗存檔。”該判決作出后,雙方均不服,上訴至呼和浩特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該院將本案發回重審。包頭鐵路運輸法院于2011年6月9日作出(2011)包鐵民再字第1號民事裁定書,裁定:一、撤銷該院(2009)包鐵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二、準許原告包頭車務段撤回起訴;三、第三人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的訴求可以另行起訴。

  

  再查明,東興車站拆遷是為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建設。現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已修建完成并已開通。

  

  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2003年3月23日,宋增軍、成衛國與案外人牛峰林簽訂了買賣房院補充協議書,約定購買牛峰林原伊盟外貿轉運站舊大院等事宜。其中包括涉案站臺、庫房、房屋,主要約定辦理房產證及土地使用證等相關內容,在雙方簽訂的買賣房院補充協議中的第一條中明確記載“站臺房屋無土地使用證”,同時還約定房產證辦成成衛國的名字。2003年8月25日和2008年7月31日(后補辦)包頭市房產管理局填發的涉訴房屋所有權證,均載明房屋產權登記人為成衛國,2009年4月20日,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與成衛國在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主持下,自愿達成調解協議,成衛國與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解除合伙關系,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一次性給付成衛國150萬元,成衛國在領取上述款項后配合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將原伊盟外貿大院內的九間房屋產權證過戶至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名下。成衛國于2009年4月20日收到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退股款128.1萬元;2009年4月20日,宋增軍、成鳳英給成衛國的收條記載收到成衛國九間房房本。為了把退伙款150萬元結清,成鳳英、宋增軍和成衛國、崔榮華(成衛國之妻)就以前的債權債務進行清算,在包頭市東河區公證處進行公證,確定宋增軍、成鳳英給付成衛國、崔榮華退伙款128.1萬元。經查,伊盟外貿大院內的九間房屋不包括拆除站臺的房屋。蒙冀鐵路公司作為實施京包鐵路集寧至包頭段增建第二雙線工程的建設方,委托包頭車務段辦理拆遷補償工作,是根據國家鐵路建設的需要。包頭車務段受委托于2008年11月5日和2008年11月20日組織人員拆除東興車站庫房、站臺、房屋圍墻等是合法有據的。包頭車務段與房屋產權登記人成衛國達成了庫房、站臺、房屋圍墻補償協議,根據協議,蒙冀鐵路公司一次性給予成衛國拆遷補償費130.5486萬元。包頭車務段完成了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東興站拆遷補償工作,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已修建完成,現已開通。一審法院認為:包頭車務段受蒙冀鐵路公司委托辦理東興車站庫房、站臺、房屋圍墻拆遷補償工作,其行為產生的法律后果應由蒙冀鐵路公司承擔,所以,蒙冀鐵路公司應當作為本案被告參加訴訟;包頭車務段組織人員拆除了在東興車站土地上建造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一是根據國家鐵路建設的需要,二是房屋產權登記人成衛國自愿與包頭車務段達成了庫房、站臺、房屋圍墻拆遷補償協議,不構成侵權;蒙冀鐵路公司一次性給予房屋產權登記人成衛國130.5486萬元,是按協議約定對其被拆除財產給予的補償款,包頭車務段拆遷和補償行為是合法有效的。對于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提出的強行拆除的庫房、站臺、房屋圍墻屬于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的共有財產,包頭車務段強行拆除的庫房、站臺、房屋圍墻的行為,侵犯了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的所有權,其行為造成了原告的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損失應給予賠償的理由,因無證據證實,不予支持。一審法院判決:一、駁回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的訴訟請求。二、案件受理費99389元,由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承擔。

  

  再審法院查明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對當事人二審爭議的事實,本院認定如下:2003年3月23日,宋增軍、成衛國代表其與成鳳英、宋振福四人合伙與案外人牛峰林簽訂了買賣房院補充協議書,約定購買牛峰林原伊盟外貿轉運站舊大院等事宜。其中包括本案爭議的站臺、庫房、房屋,約定辦理房產證及土地使用證等相關內容,在雙方簽訂的買賣房院補充協議中的第一條中明確記載“站臺房屋無土地使用證”,同時還約定房產證辦成成衛國的名字。2003年8月25日和2008年7月31日(后補辦)包頭市房產管理局填發的涉訴房屋所有權證,均載明房屋產權登記人為成衛國。2008年,包頭車務段與成衛國達成口頭協議,約定拆除爭議的站臺、庫房、房屋,補償成衛國26萬元。包頭車務段于2008年11月5日和2008年11月20日組織人員拆除東興車站庫房、站臺、房屋圍墻,遭到宋增軍、成鳳英等人阻攔。2008年12月東興車站的庫房、房屋、圍墻及部分站臺被拆除。2009年4月20日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與成衛國在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主持下,自愿達成調解協議,成衛國與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解除合伙關系,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一次性給付成衛國150萬元,成衛國在領取上述款項后配合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將原伊盟外貿大院內的九間房屋產權證過戶至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名下。2009年4月20日成衛國、崔榮華(成衛國之妻)出具收條:今收到1、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壹佰貳拾捌萬壹仟元整(退股款)。宋增軍、成衛國、成鳳英、宋振福四人購買伊盟外貿牛峰林大院的土地、房屋。原過戶到成衛國名下的房屋所有權證現歸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所有。成衛國退出股權及股份。同日,成衛國出具收條:今收到成鳳英、宋增軍、宋振福人民幣壹佰貳拾捌萬壹仟元正,(退股款)原房屋、土地、產權在成衛國名下的現歸成鳳英、宋增軍、宋振福所有,四人共同所購的房屋、土地全部結清,無任何遺留問題。2009年4月20日,宋增軍、成鳳英給成衛國的收條記載收到成衛國九間房房本。2009年4月23日為了把退伙款150萬元結清,成鳳英、宋增軍和成衛國、崔榮華就以前的債權債務進行清算,在包頭市東河區公證處進行公證,確定宋增軍、成鳳英給付成衛國、崔榮華退伙款128.1萬元。2012年9月17日包頭車務段與成衛國達成了庫房、站臺、房屋圍墻補償協議,根據協議,蒙冀鐵路公司一次性給予成衛國拆遷補償費130.5486萬元。

  

  另查明,2009年1月5日,包頭車務段向包頭鐵路運輸法院起訴成衛國,要求其停止侵權,返還土地使用權并承擔一切訴訟費用。2009年3月23日,包頭車務段與成衛國在包頭鐵路運輸法院的主持下達成調解協議并作出(2009)包鐵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成衛國返還鐵路用地及地上建筑物。包頭車務段補償成衛國26萬元。2009年5月11日,案外人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向呼和浩特鐵路運輸中級法院申請再審。2009年8月18日,呼和浩特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作出(2009)呼鐵民申字第4號裁定,指令包頭鐵路運輸法院再審。包頭鐵路運輸法院于2010年12月21日作出(2009)包鐵民再字第1號民事判決,其中載明“此房證(本案所涉東興車站《房屋使用權證》)在本院原審調解結案后,已作為舉證證據隨原審卷宗存檔。”該判決作出后,雙方均不服,上訴至呼和浩特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該院將本案發回重審。包頭鐵路運輸法院于2011年6月9日作出(2011)包鐵民再字第1號民事裁定書,裁定:一、撤銷該院(2009)包鐵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二、準許原告包頭車務段撤回起訴;三、第三人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的訴求可以另行起訴。

  

  再查明,東興車站拆遷是為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建設。現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已修建完成并已開通。

  

  再審法院認為

  

  本院認為,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一、本案爭議財產權屬問題;二、包頭車務段和成衛國的拆除行為是否構成侵權;三、宋增軍、成鳳英要求將爭議財產恢復原狀的依據;四、要求成衛國、包頭車務段、蒙冀鐵路公司賠償損失880萬元的依據。

  

  關于本案爭議財產權屬問題。本案爭議東興車站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原系2003年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成衛國四人合伙從牛峰林處購買,屬于宋增軍等四人合伙的財產。2009年4月20日,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與成衛國在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主持下達成調解協議,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給付成衛國150萬元,成衛國退出合伙。之后在公證處主持下,成衛國又與宋增軍、成鳳英達成協議,經過對合伙債務的清算,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給付成衛國的退伙款共128.1萬元。成衛國主張退伙款之所以從150萬元減少至128.1萬元,是因為宋增軍等人將東興車站的相關財產讓與他所有。但其所提供的開庭筆錄、調解筆錄、調解協議及公證書等證據均沒有相關內容證明其主張。成衛國主張調解協議中只給了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九個房本,之后成鳳英打的收條中也只有九個房本,并沒有包括東興車站的房本,但根據(2009)包鐵民再字第1號民事判決,在(2009)包鐵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結案后該房本原件作為證據附于卷中,與成衛國在(2009)包民二初字第19號庭審筆錄中的陳述互相印證,證明此時該房本并不在成衛國手中,因此無法給付宋增軍、成鳳英與宋振福。而且東興車站的站臺等財產本為合伙財產,在成衛國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其退伙時分得該財產的情況下,其退伙后,合伙財產仍然屬于合伙所有。成衛國給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出具的兩張收條也表明其在收到128.1萬元后退出合伙,原來登記在其名下的土地房屋都歸宋增軍等三人所有的意思表示,因此本案爭議的東興車站的站臺、房屋、庫房、圍墻等財產屬于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的合伙財產。

  

  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主張東興車站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的土地使用權是歸其所有的。但包頭車務段提供了國有土地使用證,足以證明其擁有東興車站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的土地使用權。而且在宋增軍和成衛國代表合伙與牛峰林簽訂的買賣房院補充協議書中也明確說明,站臺庫房無土地使用證,證明當時宋增軍等人對此是明知的。因此東興車站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的土地使用權應當屬于包頭車務段所有。成鳳英等人的主張不能成立。

  

  關于包頭車務段和成衛國的拆除行為是否構成侵權的問題。東興車站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等財產系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成衛國合伙財產,在成衛國2009年4月20日退伙后,該車站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等財產屬于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三人合伙財產,而非成衛國的個人財產。因此成衛國以個人名義與包頭車務段達成協議并對車站的站臺、庫房、房屋、圍墻等進行拆遷的行為侵犯了合伙的財產所有權,構成侵權。東興車站在拆遷之前是由宋增軍和成鳳英、宋振福實際占有使用的,且拆遷時宋增軍、成鳳英等人進行了極力的阻攔并聲明了東興車站屬于合伙財產,在此情況下包頭車務段對東興車站的產權存在爭議是明知的,但仍然對東興車站的主要建筑進行了拆除,存在過錯,其行為構成侵權。

  

  關于宋增軍、成鳳英要求將爭議財產恢復原狀的問題。宋增軍、成鳳英要求將東興車站的鐵路專用線以及站臺、庫房、房屋圍墻恢復原狀。盡管成衛國和包頭車務段的行為構成了侵權,但是該車站的庫房、房屋圍墻及部分站臺等主要建筑已經在2008年12月拆除,且該拆遷行為是為了建設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鐵路線路建設屬于國家項目規劃,現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已建成通車,將東興車站及鐵路專用線恢復原狀已經沒有可能,因此該請求不能成立。

  

  關于要求成衛國、包頭車務段、蒙冀鐵路公司賠償損失880萬元的問題。宋增軍、成鳳英在要求恢復原狀的前提下,請求成衛國、包頭車務段、蒙冀鐵路公司賠償其停業期間的經營損失880萬元。但因為東興車站的拆遷是國家鐵路規劃用于建設集包增建第二雙線工程鐵路,不可能恢復原狀,因此其基于恢復原狀的前提要求賠償停業期間的經營損失的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宋增軍、成鳳英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雖有瑕疵,但判決結果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再審裁判結果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已經免除,一審案件受理費99389元,由宋增軍、成鳳英、宋振福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關鍵詞:律師事務所,法律援助電話,免費法律援助電話

  • 在線客服
  • 聯系電話
    18947260627
  • 在線留言
  • 手機網站
  • 在線咨詢
    上海天天彩选4 黑龙江快乐十分 甘肃11选5 黑龙江快乐十分 河南11选5 河南11选5 湖南快乐十分 甘肃11选5